原标题:野生亚洲象群为何从17只掉到15只?原因很意外→

连日来,15头野生亚洲象在云南一路“逛吃”北迁的消息刷屏各路媒体,目前象群移动的脚步依旧没有停止,它们走到哪儿了?象群数量为何在持续发生变化?当地动用了哪些监测手段,会不会人为干预象群北迁呢?

北迁野象群今天走到哪儿了?

工作人员使用无人机监测象群行踪,发现5月29日,象群仍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境内逗留,距离昆明市晋宁区不足50公里,距昆明城区约100公里。

28日晚9点半左右,峨山县玉林村一村民家中摄像头拍摄下的画面显示,当时象群中有四头大象,进入了这户村民的院子,开始翻找食物。其中两头大象还将村民家中的一扇房门撞变了形,并在院子里玩耍起了村民家的鸟笼和酒缸塞子。玩耍了一会儿后离开,返回附近山林。

地空联动巡航搜索 发现北迁象群踪迹

记者最新获悉,相关工作人员动用了空中和地面两种搜索方式跟踪野象,29日17时54分许,在峨峰山山脉中玉林水库附近发现了大象的粪便,听到了大象的叫声。

六头大象进汽车销售店喝水毁坏农作物

在此之前,27日的晚上,象群当中还有六头大象闯入了玉溪市峨山县城一家汽车销售店和一户村民家中,不仅喝光了汽车销售店内水桶里的水,还毁坏了村民家的农作物。

通过公共场所视频显示,27日晚上9点多,三大三小共六头大象来到了一家汽车销售店。

记者马纯康:这家汽车销售店地上还留有大象脚上留下的泥土,据这家汽车销售店的老板介绍,当时他躲得比较及时,没有发生意外。

云南玉溪峨山某汽车商贸公司负责人王宏伟:(大象)从这里下来,下来后喝了点水桶里面的水,当时水桶里的水有这么满,水全部被(大象)喝光了。

王宏伟说,所幸他当时躲得及时,没有跟大象正面相遇。这六头大象喝光了汽车销售店桶里的水后,又来到隔壁一户村民家。

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村民:庄稼损坏了一点不要紧,主要是人没有受到伤害,主要是为了安全。

象群何以得名“短鼻家族”?

众所周知,大象是以家族为单位的群居性动物。而正在一路北迁的,正是一直生活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大名鼎鼎的“短鼻家族”象群。之所以叫“短鼻家族”,是因为象群中,曾经有一头小象鼻子受了伤,为了方便识别这个象群,保护区工作人员就给它们起了“短鼻家族”这样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而且这个大象家族似乎很喜欢到处游荡,它们的北迁开始时间可以一直追溯到2020年3月份。

2020年3月,“短鼻家族”象群共计16头野象从西双版纳州进入普洱市,并一直北上。

2020年12月,象群在普洱生下一头象宝宝,数量变成17头。2021年4月16日,17头野象进入玉溪元江县。

4月24日,2头大象返回普洱墨江县,象群变成15头。5月16日,15头亚洲象到达红河石屏县。

5月24日,一头亚洲象落单,另外14头进入玉溪市峨山县。

5月25日,落单亚洲象跟上队伍,全部15只亚洲象集体在玉溪市峨山县境内,持续逗留到今天。

两头亚洲象为何脱离队伍返回普洱墨江?

一年多来,整个“短鼻家族”象群的迁徙轨迹,以及整个象群的数量是在不断发生变化的。从16头添丁进口变成17头,又到有两头大象离家出走,最后稳定在15头的数量。

实际上,掉队的两头大象是因为喝醉了酒才掉队不得不折返的。而且在对整个象群的追踪中,工作人员发现,象群还曾出现在酒厂附近,并喜欢玩儿村民家中的酒缸塞子,对酒非常感兴趣。大象为什么如此爱喝酒呢?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大象为什么爱喝酒?这是很多人觉得比较奇怪的一个问题。其实大象和人一样,有一些人大家都知道是善于喝酒的,而很多人可能是不善于喝酒的,所以善不善于喝酒跟身体的一种基因是有关系的,叫做乙醇脱氢酶基因,如果你具有这个基因,那么你解酒精或者解乙醇的能力就会很好。

在2020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大象其实并不善于喝酒,因为它并没有乙醇脱氢酶的基因,或者说它有这个基因,但是这个基因在某个位点出现了一些变化,就导致大象解酒精的能力并不强,所以大象其实喝一点酒就会醉。

大象为什么喜欢喝酒?就跟人喜欢喝酒(一样),跟过去祖先吃水果的习性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知道发酵的水果会产生乙醇,乙醇这种气味或者说有一定浓度的乙醇发酵出来的这种状态,就会让吃水果的这些生物,包括我们灵长类,也包括像大象这样的食草类动物,能够闻到乙醇挥发的气味,这样能够帮助它去寻找食物。

所以科学家就研究发现,其实大象能够去寻找酒喝,或者说它喝酒的行为表现,从根本上来讲是在寻找水果,它认为这可能就是它理想的水果,遇到酒或者是米酒等等,在它看来,是非常好的一个能够进水或者补充水分的途径,所以有时候大象就会大量喝酒。

象群北迁造成多少损失谁来买单?

专家同时告诉我们,大象和人一样,喝醉了都会发酒疯。其实大象甭管喝没喝醉,攻击性、破坏性都是极强的。整个象群近期所到之处都进行了哪些破坏?造成了多少损失?这些损失最终会由谁来买单呢?

记者王溪:昨天晚上大象就在一个酒厂旁边徘徊了很久,我们开始以为它是对酒厂的酒曲或者是里面谷物感兴趣,但实际上是对酒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产生了兴趣,一个晚上把整个玉米地一株不剩地吃了个精光。

可以看出于对于酒来说,粮食这些吃的可能对它更有吸引力。大象不管是迁徙还是去哪里,它主要是要吃食物,它一天要消耗至少是200公斤以上的食物,才能维持它整个身体的运作。

那么15头象实际上消耗量是很大的,它进村入市也是要找吃的。可能是因为之前在村庄里尝到过盐巴的味道,所以喜欢去村庄里寻找盐巴、玉米等,因为大象的记忆是非常好的,所以可能成为一个惯性进入村子。因为体格庞大,(大象)进入村里难免会磕磕碰碰,对村庄造成了一定危害。

另外,田地里各种经济作物,像甘蔗、玉米、香蕉都是非常可口,对大象来说,那么大片真的是非常喜欢,走过之处庄稼被践踏了。

一般来说,在版纳和普洱、临沧这些大象经常出没的地州市,有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险,这个保险里面就规定了,如果有野生动物,包括大象对人身或者财产造成损失后,保险公司会相应地做出一定补偿。在玉溪这边,因为之前没有大象出现,我们了解当地这个责任险是等大象离开后,会有相关的保险公司人员去进行一个核定定损,然后进行相应补偿。

可将大象麻醉后运往栖息地吗?

为了防止损失进一步扩大,更为了避免人象冲突,我们能不能参考前段时间,野生东北虎进村一事,将整个象群麻醉后,运往栖息地呢?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如果说从技术或理论上来讲,我们通过麻醉把它运回,这是可行的,无论像在南非或者是肯尼亚,一些非洲大象分布的这些国家,过去还是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把大象通过麻醉的方式转移到其他栖息地,包括像犀牛这些大型哺乳动物都是有比较成熟的技术的。

而且据我了解,在云南省,像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些过去在救助救护大象(亚洲象)的过程中,也都使用过麻醉的技术进行运输。

但是现在比较特殊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现在看到15头大象是一个群体,过去可能只是麻醉一两只,但是没有麻醉那么大的群,所以麻醉这么大的群,并且有可能小象被麻醉的时候,群体的一些其它个体会愤怒、会应激、会产生一些比较特殊的反应,所以这可能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当地将采取何种方案“劝返”象群?

象群数量众多,麻醉的方式对于大象的生命安全具有一定危险性,但如果任由象群继续北迁,同样对象对人都极具风险。我们刚刚了解到,当地目前已经形成了阻止象群继续北上的方案,专家们究竟会如何“劝返”象群呢?

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预案里一个是通过一种脉冲式电围栏,对亚洲象的行进方向进行适当的校正,这种电围栏对亚洲象是很安全的。

另一方面是采取食物引导的办法,从方向上引导、诱导亚洲象,往普洱版纳方向移动。

现在正在对沿线一些村民进行疏散,希望能够确保人员安全转移到比较高的,比如二楼或者别的一些区域暂住,我们对它进行封堵,行进方向调整回到比较适合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