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线上徘徊40多天的蔡先生渐渐康复,不日即可转出ICU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张贞林 特约记者 蒋辉 报道:

他是一个极其罕见的患者,突发急性胸痛,3个科室接力做心肺复苏两个多小时;

多器官功能衰竭,ECMO(体外膜肺氧合)支持维持生命6天;

病情刚刚好转突发便血,医生紧急开展肠道切除手术……

在国药东风总医院医生的全力救治下,在死亡线上徘徊40多天的蔡先生终于渐渐康复,不日即可转出ICU。

“心肺复苏做了两个多小时,大家按得胳膊酸疼”

“120吗?我老公胸口疼得厉害,现在已经昏迷了,请你们快来救救他!”

2020年12月4日凌晨4时多,国药东风总医院急诊科接到一个求救电话,电话那头,一名女子急得泣不成声。按照胸痛中心流程,出诊医护人员5分钟内做好准备,迅速赶往患者蔡先生家。

因为掌握一些基本的急救知识,在医护人员赶到前,蔡先生的家人已经开展心肺复苏术,但是蔡先生已陷入昏迷。

“快,继续心肺复苏,紧急转运!”在救护车风驰电掣般驶往医院的路上,医护人员在车上继续进行心肺复苏,但心电图上的波纹却如变幻莫测的海面,时而轻泛涟漪,时而波涛汹涌,时而水波不兴。

在急诊科做了初步抢救和检查后,医生初步诊断蔡先生为急性心梗发作,立即送入心血管内科CCU病房。

心脏骤停!瞳孔散大!CCU主任许浩和心内科病区副主任张涛领衔的抢救团队,一边持续给蔡先生做心肺复苏,一边做气管插管、联系ICU会诊。

一场与死神展开的决战就此开始。

“向主任,我们科刚收了一个急诊患者,病情很严重,请你们马上来会诊!”凌晨5时,挂断许浩的电话,ICU主任向小卫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来不及洗脸刷牙,穿上衣服就往医院赶。与此同时,ICU的ECMO团队医护人员也带上救命神器ECMO赶来集合。

“患者考虑急性心肌梗死,心脏停跳时间长,情况非常糟糕,我建议立即启用ECMO(体外膜肺氧合)抢救治疗。”全院会诊后,向小卫来到CCU门外,向蔡先生家属耐心讲解患者病情。

“只要能把我儿子救过来,什么都可以用!”蔡先生的母亲腿一软,跪在向小卫面前。

ECMO上机流程严格而繁琐,在此过程中必须保证蔡先生大脑供血充足,防止出现脑死亡,两个科室9名医护人员,继续接力做心肺复苏,同时行ECMO置入。

“我们轮流做心肺复苏,大家按得胳膊酸疼,但当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必须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万一能够创造奇迹呢!”ICU副主任张志敏是当时参与抢救的医生之一, 彼时的情景如同在战场一般,大家全神贯注、相互协作、想尽办法,只是为了不让一个生命轻易在眼前逝去。

30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东方已然露白,ECMO成功上机后约20分钟,蔡先生自主心跳恢复了!

刚撤了ECMO ,又做肠道切除手术

长时间的心脏骤停,使蔡先生神经系统、心脏、肝、肾功能、消化道、凝血功能、内环境严重紊乱,蔡先生几乎所有器官均已衰竭,ECMO虽然能暂时稳住生命体征,但仍然面临众多问题。

将蔡先生转到ICU后,重症医学团队相继给予脑保护、持续血液滤过改善蔡先生内环境、升压药治疗、脏器功能支持等治疗,防止多器官功能衰竭。

考虑到蔡先生极有可能患有动脉夹层,在其病情稍稳定后,ICU团队带ECMO外出,在医学影像科的支持下,CT室积极配合完成了主动脉CTA检查,排除了主动脉夹层的可能。

此后几日,蔡先生病情一日好过一日,生命体征已经稳定。

2020年12月9日,经过综合评估,蔡先生血压稳定,心功能较前恢复,在心胸大血管外科主任陈浩的支持下,在手术室为蔡先生撤掉ECMO。11日,蔡先生神志完全清楚,拔除了气管插管,能自由呼吸。

就在家人松了一口气时,蔡先生突然出现血流感染。考虑到患者病情复杂,向小卫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ICU主任胡波教授就抗感染治疗做了详细的交流探讨,随后制订了个性化抗感染治疗方案。经过抗感染方案的调整,蔡先生血流感染被控制住,感染指标下降、体温正常,肝、肾功能也在逐渐恢复。

12月27日,在病床上躺了24天的蔡先生,在护士的搀扶下,第一次走下病榻,在病房里来回踱步,前来探视的妻子喜极而泣。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当天下午,蔡先生出现便血症状。考虑到他既往做过肠道手术,重症医学团队连忙给他做了胃肠镜检查,但没有发现问题。治疗上继续行抑酸、止血对症治疗,但蔡先生出血未见明显好转。12月30日,经过介入检查,发现蔡先生结肠吻合口处存在活动性出血。多科室会诊后,副院长袁方均拍板,让胃肠、血管、小儿外科主导部分肠道切除手术。手术后,蔡先生肠道出血终于止住了。

术后几日,因蔡先生既往存在酒精性肝硬化,陆续出现大量腹水、腹腔感染,经过调整抗生素等治疗后,感染指标逐日下降,他的身体状况也逐渐趋于正常。

“我能活过来,多亏医生40多天的努力”

逃过鬼门关,越过生死线,蔡先生精神逐渐好转,与人交流的意愿也越来越强,并积极配合医护人员开展康复锻炼,提升心肺、肢体功能。

2021年1月3日,蔡先生尿量逐渐增多,肌酐水平下降,终于摆脱了床边透析,可以自主排尿,胃口也逐渐好起来。随之而来的,是肝肾功能的逐渐恢复,只待手术伤口愈合、多器官功能达到正常水平,就可以转出ICU。

“我能活过来,多亏总医院各个科室的抢救,也得益于向主任团队40多天的守护。从陷入昏迷到病情反复,从ECMO支撑生命,到现在每天可以在病房床边晒晒太阳,真是恍如隔世。”年仅45岁的蔡先生,正是打拼事业、照顾家庭的阶段,平时抽烟、喝酒、熬夜如家常便饭,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发病,在鬼门关来来回回这么多次。

实际上,像蔡先生这样的病例也不多见。

“我从医几十年,很少有患者心脏骤停两三个小时还能醒过来的。我们各个团队相互协作,把MDT模式(多学科协作治疗)发挥得淋漓尽致,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放弃任何抢救机会。”向小卫说,一般来讲,出现3个脏器以上功能衰竭,死亡率在95%以上,蔡先生所有器官均达到了衰竭的标准,治疗期间出现的血流感染、腹腔感染、肠道出血,更是雪上加霜。庆幸的是,病魔在精确的治疗面前低下了头,蔡先生被医生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刘箫君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